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碧山

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让信访成为疏解民怨的暂时排气筒  

2009-03-14 20:52:55|  分类: 国计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信访成为疏解民怨的暂时排气筒

信访制度是中国特殊政治体制下的怪胎,当初的产生是政府期望通过民众信访的方式,来强化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更好的为民众服务。由于集权制的管理模式,公民的权利得不到根本性保障,信访逐步演变为基层民众“申冤诉难”的一种形式。民众期望通过信访能够找到一位青天大老爷,为自己的冤屈得到伸张,为合法权益得道保障。虽然这样的方式比较渺茫,但不失为当前体制下疏解民怨的一个渠道。

2009年3月12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与新浪网联合邀请公安部信访办副主任李竹红,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孙玉生,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国家一级律师秦希燕做客“2009全国两会系列访谈”,围绕如何进一步发挥公安信访工作在构建和谐社会、密切警民关系中的作用展开访谈。访谈的结论,几位“权威”人士,基本都秉持一个观点,即“加强问责从源头上减少信访”。难以跳出体制的局限来看待信访工作。

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减少信访,谁都清楚明白这个理。但是,为何近几年一直强化从源头上并未有效解决信访越来越多、民怨越来越大的矛盾呢?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个“源头问责”上。源头问责是一把双刃剑。作为开明的基层管理者,源头问责不失为有效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如果遇到基层管理者缺乏法治意识和为民服务的观念,源头问责对于信访者来说那就是灾难。信访,说白了就是揭基层的丑。如今体制下,信访者胆敢揭基层官员的丑,受到的打击和迫害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媒体报道过信访者因为上访,被当精神病抓起来关押,在现代社会简直就是法治的悲哀。

笔者认为,基层源头问责很有必要,但是在目前的威权体制下,仅靠一级官员根本无法保证法治的有序。在无法改变政体的状况下,对信访条例进行适当修改,允许公民有自由上访的权利,适度扩大上访的自由度,跳出源头的局限,鼓励民众越级上访。虽然上访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相对来说,至少保证民众有了一个缓解自己矛盾心情的渠道,也给问题的圆满解决多了一层希望。人有痛苦很正常,但是有苦没地方诉,那才是最大的痛苦。自由上访,形成对基层源头的震慑,才能促使从基层解决问题。

目前的信访制度,严格的来说是没有法律基础,信访部门的存在是缺乏法律依据的支持。如果不从体制上扩大公民权力,让权力回归公民,信访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即使依笔者之愚见“让信访成为疏解民怨的暂时排气筒”,谁又来保证这个排气筒的正常运行和运转呢?排气筒只能延缓矛盾的爆发,却不能杜绝矛盾的爆发,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信访制度存在的缺陷,不是简单的信访制度本身问题,而是公民权利的诉求和表达问题,它涉及到国家政治体制的核心根本。只有有效落实公民权利,由法制来取代信访,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此等奇功乃旷古绝后之作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文显认为“党风廉政建设要动真格的”,所管班子成员出问题,领导应该就地免职。张文显解释说:“作为省高院的院长,如果我的副职有贪赃枉法的现象,被追究刑事责任,我辞职。如果厅长、处长出现违法乱纪行为,分管副院长自动辞职,不辞职的责令辞职。厅长、处长的下属出现违法犯罪情况,厅长、处长辞职或责令辞职。”张文显称,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去年做到零犯罪、零违法、零违纪。(来源3月11日《人民网》)

张文显院长抓廉政建设的决心和信心,的确让笔者感动。但是对于张院长所说“如果我的副职有贪赃枉法的现象,被追究刑事责任,我辞职”这样的豪言壮语,笔者觉得作为一个院长就有虚张声势之嫌,极为不妥。在我国目前行政体系闭合运行的状况下,官员违法乱纪、贪赃枉法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由于缺乏公民的监督,其违法行为很大程度来源于内部走过场式的自纠。如果秉持认真的态度,吉林高院没有违法乱纪的事,估计连上帝都不会相信。

今晚看到一则新闻,伊拉克的法院判决前总统萨达姆的弟弟死刑。曾几何时,萨达姆不也是100%的支持率吗?这样一个在伊拉克人民心目中一点瑕疵都没有的总统,为什么当美国大兵的枪炮来袭时,支持他的民众没有一个站出来捍卫这个人民100%支持的总统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做到零犯罪、零违法、零违纪的超级记录,跟萨达姆的100%支持有何两样呢?张文显院长自己说出来,一点都不脸红,其说谎造假水平之高,萨达姆也难望其项背。

在目前的行政机制下,任何一个官员都难以保证其手下不倒在物欲横流的侵蚀下。当这些领导在政绩的驱使下,什么大话都敢说出来,什么假都敢造出来。张文显院长承诺“我的副职有贪赃枉法的现象,被追究刑事责任,我辞职”,一旦真有副职贪赃枉法,张院长能舍弃自己的“顶戴花翎”吗?我看未必。于是,为了撑起自己豪言壮语的面子,保住自己的官位,替下属掩盖错误,甚至沟壑一气都有可能。于是,民众看到了只有张院长自己一个人相信的“零犯罪、零违法、零违纪”的丰功伟绩。

官员们的属下犯错,长官引咎辞职本是历来吏治惯例,毋须长官们拍胸口来保证一个常态化的惯例,这本身就是一个滑稽的举动。下属犯错,如果严重,也不是作为领导者简单一个辞职举动就能说得过去的,还需要一个责任认定过程。张文显作为一个省级高院的院长,其法律意识的淡薄,这本身就让人觉得可怕。张院长的豪情可以理解,但法治毕竟是一个理性理智的东西,需要踏踏实实的真抓实干。豪言壮语保证不了任何东西!

中国的司法监督体系尚不完善,监督者和被监督者的利益互为交融,难免不了官官相护的现象,甚至监督者还怕被监督者,司法状况能有多好,大家都心知肚明。法律已经成为部分法官操弄平衡和牟取利益的工具。吉林省高院能够做到“零犯罪、零违法、零违纪”,此乃人类旷古绝后的盖世奇迹。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