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碧山

高山流水觅知音

 
 
 

日志

 
 

“中国第一乡”的前世今生(组图)  

2009-01-15 19:20:05|  分类: 新闻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第一乡”的前世今生(组图)

2008-03-29 15:47:27 来源: 金羊网(广州) 网友评论 11 条 点击查看

  28年前,四川广汉县向阳公社冒险“撤社换乡”触动《宪法》,获中央肯定促成人民公社体制结束

  文/图 华西都市报记者 庞山岚

“中国第一乡”的前世今生(组图) - longbishan1 - 龙碧山
年过八旬的常光南仍记得当年“换牌”情景

“中国第一乡”的前世今生(组图) - longbishan1 - 龙碧山
28年前,向阳公社冒险“换牌”

  1980年6月18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四川广汉县向阳公社的社员早上出工经过公社门口时,还看见人民公社的牌子仍端正挂着,等他们中午收工回家时,却发现牌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向阳乡人民政府”。

  惊讶之余,社员们谁也没想到,这看似平常的“一摘一换”,在中国农村掀起了一场排山倒海的改革浪潮,改变了中国数亿农民的命运,也使向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偏远乡村,从此被冠以“中国农村改革第一乡”的美誉。

  2008年春天,记者走进向阳,走近一个个当年勇立潮头的决策者、亲历者和见证者,听他们讲述“中国第一乡”的前世今生。

  第 1 页

   背景

  公社一穷二白

  群众怨声载道

  3月5日,在德阳市政协办公楼三楼会议室,记者见到了时任广汉县委书记、一手“策动”摘牌壮举的常光南老人。已经82岁高龄的常老至今仍清楚记得那段难忘的历史。

  向阳位于川西平原,境内一马平川,土地肥沃,水源丰富,又有得天独厚的都江堰自流灌溉,全县80%农田旱涝保收。“改革开放前,这个理应是富庶之乡的好地方却没有发挥出自身优势,反而长期处于一穷二白的局面。”常光南说,当时民间还流传着形容向阳经济生活现状的顺口溜:“有女莫嫁向阳郎,吃的稀饭浪打浪,住的草房笆笆门,走的泥路弯又长。”在人民公社20年里,向阳人均分配从68元到74元,只增加了6元。青黄不接时有三分之一的人要到外乡去借粮,不少人挣扎在温饱线上,群众怨声载道。

  作为时任广汉县父母官,常光南看着老百姓生活困苦,经常感到愧疚和自责,他也在努力寻求脱困途径。“农业之所以搞不好,说到底就是体制的局限。”常光南说,人民公社是政社不分、一大二公、五位一体的体制,老百姓形象地说它是“瞎指挥的班子、平调的路子、吃大锅饭的架子、打富济贫的方子”。尽管包括常光南在内的很多人心里都清楚,人民公社已病入膏肓,但偏偏苦于不知如何“开刀”。

  转机

  报告公社弊端

  省委决定试点

  1980年初,机会来了。四川省委领导到广汉视察工作,在汇报工作中,常光南试探性说道:“现在,生产队算是一级集体经济组织,生产大队和公社革委会既不指挥生产劳动,又不参与核算分配,可以说人民公社已经是空架子了……”没等他继续说下去,省领导表情有些严肃了:“人民公社已经搞了20多年了,而且是写进宪法的。然而,‘政社合一’的弊端又越来越明显,你们哪,触及到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虽然常光南等人不敢再多说什么,但第一次说出自己酝酿好久的真话,心里兴奋了好一阵子。

  让常光南真正看到曙光的是,省领导在离开广汉前对他们说:“你们关于公社体制的想法很有代表性,做法也有创造性,弄份详细报告,省委要认真研究一次。”随后,广汉县委一班人马不停蹄赶写报告。不久,广汉县委将一份针对“人民公社”病理、病相的报告送到了省委办公厅。

  省委会议室里,领导们开始研究广汉县的报告。因为报告“火药味”太重,请示的问题又涉及《宪法》条文,以至于到会的不少领导都不敢轻易发言。最后,有关领导打破了沉默,将报告中“火药味”最浓的内容再念一遍后,鼓励在座的领导们发言。于是,大家各抒己见,总的倾向是支持广汉的改革。但也有一些领导提出反对意见:“《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人民公社’写进了宪法,谁敢乱动‘人民公社’的牌子?”几番争论,常委会形成一个折中意见,不作文字批复,只由省委办公厅电话告知广汉县委:广汉提出的现代化试点和改革意见,有一定的代表性,省委决定在广汉试点,可以给一些特殊政策。

  行动

  秘密开会分工

  悄悄冒险换牌

  1980年4月15日上午,向阳饭店二楼会议室,关于摘除“人民公社”牌子的会议在这里秘密进行。时任广汉县委书记的常光南主持会议,他先传达了上级领导对改革的意见,随后提出在适当时候换掉人民公社的牌子,成立乡人民政府。同时,会议还订了“三不”纪律:“不准宣传,不准广播、不准登报。”会后,大家分工行事,开始悄悄进行摘牌前的筹备工作。

  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自己在干一件充满风险又足以让全国震惊的大事。“我当时已做好充分思想准备工作,走错了的话,就回老家种田。”常光南说,当时不论家人还是朋友都劝他不要搞下去了。常老清楚记得,有一位跟他一起入川的南下干部曾对他说:“老常,当年的‘三面红旗’只剩‘人民公社’这一面了,你难道也要把它拔掉吗?”尽管如此,常光南和所有支持改革的人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加快了改革步伐。

  1980年6月18日,没有剪彩、没有燃放鞭炮,没有太多围观群众,敢为人先的向阳人完成了一件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大事———悄悄地摘下“向阳人民公社”的牌子,换上了“向阳乡人民政府”的牌子。

  第 2 页

   影响

  惊动全国人大

  中央肯定改革

  然而,“撤社建乡”改革的锣鼓刚一敲响,竟惊动了全国人大常委会。

  1980年8月中旬,新华社一名记者途经向阳时,无意中发现有幢办公楼的门口挂着写有“广汉县向阳乡人民政府”的吊牌,敏锐的新闻触觉让他两眼发亮,举起照相机连拍了几张照片。回到成都,他连夜写了一条新闻,第二天就发表在《新华社内参》上。很快,“内参”传到中央领导层、传到省委领导层,也传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的手中。于是,全国人大的一个电话打到了广汉县委办公室。接电话的办公室主任郑学成一听是全国人大法工委询问向阳换牌的事,心里咯噔一下子:“完了,这麻烦惹大了。”挂了电话他就急匆匆向常光南汇报。常光南很冷静:“大不了我们把以前的牌子再换上去就是了。”并要求大家不要慌乱,要静观其变,但他本人早已做好了接受任何处分的心理准备。

  全国人大来电不久,几名日本记者来广汉采访,没多久,《参政消息》上转载了日本《读卖新闻》的一篇报道,不仅介绍了广汉县向阳乡撤销人民公社、建立“乡人民政府”的情况,还评论说:中国已经有了第一个乡政府,标志着农村行政体制业已发生动摇。

  随后,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家民政部派出工作组来到广汉。短短三天时间里,经过座谈、访问、综合、分析之后,工作组就总结出建立“乡人民政府”的三大好处。上级的肯定终于拨开了罩在常光南及广汉所有领导群众头上的乌云,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随后,全国各地的党政领导纷至沓来,考察学习向阳的改革经验。

  半年过后,党中央正式下达“改社建乡、政社分开”的通知;1981年,广汉县各乡镇先后取消了人民公社,成立了乡人民政府;1982年12月,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修改后的《宪法》第一章中规定人民公社是农村“合作经济”的一种形式,正式结束了人民公社“政社合一”的体制。

  从此,“向阳之花”从四川盆地开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开遍祖国大地。(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记者手记

  向阳花木早逢春

  向阳,一个因第一个摘下“人民公社”牌子而家喻户晓的名字。向阳人认准要发展、要前进,就要敢于摆脱陈旧传统模式的束缚,就要大胆改革创新。

  在第一个迈出改革步伐之后,大受鼓舞的向阳人抓住机遇,大力发展,硕果累累。1990年,向阳率先跨入全国百颗“中国乡镇之星”行列,广汉是率先实现小康的乡镇之一;2007年,全镇实现生产总值6.43亿元,工业总产值23.48亿元,农业增加值11840万元,招商引资15394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5250元。

  诚然,向阳今天翻天覆地的变化离不开发展。尤其是向阳乡镇企业的发展,更是向阳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向阳乡镇企业的发展始于上世纪60年代,到1978年仅有砖瓦、农机站等几个小型企业。改革开放后,向阳人充分发挥“摘牌”胆略,大力发展,各类乡镇企业达到数十个,不仅解决了当地人的就业问题,还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如今,在当地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杨柳青青江水平,向阳花木早逢春,一朝做得此地客,潇潇洒洒不羡仙。”

  在结束与常光南老人的访谈时,常老说他想在改革开放30年之际对祖国说句心里话,于是在记者的采访本上欣然写下:祝愿祖国更加繁荣昌盛,人民生活更加和谐美好!(庞山岚)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